金华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魔斗神州 第0044章-打灯谜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5:49 编辑:笔名

魔斗神州 第0044章:打灯谜

“老哥,不知你是先出对子,还是先写灯谜?”易玄问道。

“那就先对对子吧。”这老者説道。

“吴大哥,看你的了!这对子之流我并为研习。”易玄拍了拍,吴大少的肩膀,笑着説道。

“哈哈……贤弟,没问题的。相信你哥哥我。”这吴大少微微一笑,那个样子完全没有书生的气息,可是却不得不承认这吴大少还真是有大才。

“我这第一对,倒是中规中矩。xiǎo哥,你可听好了,我这上联是:东边日出西边雨。请xiǎo哥对这下一联。”这胖老者説道。

“呵……只是区区宽对,还难不倒我吴大少。”只见吴大少自信满满的説道。

“老哥,听好了我这下一联是:道是无情确有情!”吴大少微微一笑,自信的説道。

“东边日出西边雨,倒是无情却有情。倒也对的巧妙,这第一对算你赢了。”这胖胖的老者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后,抬起头来diǎn了diǎn,表示説这吴大少第一对,易玄他们算是过关了。

“哇,吴大哥。你好厉害啊!”这时雪儿高兴的説道,完全是一副佩服的五体投地的样子。

“嘿嘿,xiǎo意思了。”只见吴大少完全就是一副自恋到没边的地步了。

“xiǎo哥,莫要高兴的太早,这才只是第一个对子而已,莫要觉得这接下来的题好对的。”这胖老者好心提醒着吴大少莫要粗心大意。

“奥,既然这样。老先生,请你出下一题吧!”就在这时,易玄极其客气説道。

“那好,老夫就出这第二对,这第二对比起第一对可是难倒过好多人的。好了,不説了。这第二对为:绿柳新枝新绿柳!”这老者忽然説道。

“什么,这竟然是回文对!”易玄猛地瞪大眼睛説道。虽説易玄并不太会对对子,可是经过这刚才赏灯的时候,吴大少曾经提起过这回文对,所以易玄才得以知道。

説起这回文对顾名思义,这种对子无论是正着读,还是反过来读都是一样的,因此这种对子乃是对子中一种极其复杂的对子形式。

“呀,真的是回文对啊!”这时,雪儿也惊呼道。

“现在我们只能希望吴大哥想出下联了。”易玄转头看向雪儿,低声説道。那个样子好像生怕打扰了吴大少的思路一样。

只见现在的吴大少双眉微皱,似是已经陷入了沉思。

一刻钟后……

“xiǎo哥,既然对不出来,就莫要逞强了。”这时,胖老者説道。

“老先生,再等等……”易玄不甘的説道。

“有了,我想到了。”就在易玄话音刚落之际,吴大少就用极其认真而且严肃表情説道。看来这第二对也让这吴大少认真了起来。

“xiǎo哥,请説你的下联吧!”这胖老者眯起眼睛,似是等待着吴大少的回答。

“我这下联是……”吴大少语音忽然一停。

“门前停客停前门!”话语铮铮,落地有声!

“好!”易玄和雪儿几乎同时叫好。

“老先生,我这下联可算过关?”吴大少虽説心里已经有了定论,可是还是试探性的问道。

“奥,这对子对的也算工整,勉强算你们通过了。”这老者diǎn头説道。

“太好了

?”易玄不解的説道。

“贤弟,此对我见过!”吴大少忽然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即是见过,岂不是更好?”易玄説道。

“贤弟可是不知,当初这对子,我曾经听父亲説起过,当时父亲只説了四个字。此对,无解!”吴大少忽然惭愧的説道,似是自己帮不了易玄而沮丧。

“为什么呀?”可是一旁的雪儿却是好奇的问了起来。

“雪儿姑娘有所不知,这对子看似简单,其实不然,这对联字字又嵌五行为旁,而意境又是极其深远,此联无对!”吴大少解道。

“这可如何是好?”易玄眉头一皱,説道。

“徒儿,这对子我也见过,并非绝对,我的一个好友曾对出过下联,我当时正好在场,所以记得……这下联是桃燃锦江堤。”就在这时贺老忽然説道。

“老伯,这次我来对!”就在雪儿和吴大少心情低迷之际,易玄张口説道。

“xiǎo玄子,不要闹了!这对子吴大哥已经説了是绝对了。”雪儿説道。

“世事无绝对,我想试试。”易玄摇头説道。

“xiǎo哥,请説出你这下联。”这胖老者説道。

“老先生,我这下联是桃燃锦江堤!”易玄刚一説出口,本来低迷的吴大少双眼猛地亮了起来。

“易玄,对的好!”这时吴大少激动的喊道。

“烟锁池塘柳,桃燃锦江堤。对的好,对的妙!”只见这胖老者低声説道。

“即是这样,这对对子就算你们通过了,下面我来説灯谜,你们来猜吧。”这老者抬头对着三人説道。

“老先生,尽管説便是。我们相信我们能行!”吴大少一扫刚才的低落情绪,又髙高兴兴的説道。

“好,那我也不为难三位xiǎo哥,我这次只出两首灯谜,xiǎo哥若能答对。这盏古灯便是你们的了!”

“我这第一题是:两日其相投,四山环一周。两王住一国,一口吞四口。”这老者也不説要猜何物,自顾自的説道。

“这怎么猜,连个方向也没有。”雪儿在一旁抱怨道。

“这诗密我倒是想到了。吴大哥,你呢?”易玄抬头看向吴大少説道。

“我也猜到了。”吴大少回道。

只见两人相互低声説了,二人的答案竟是出奇的一致。

“想必就是它了。”易玄肯定的説道。

“既然如此,那我便説了。老先生我们给的谜底是:田。”吴大少走到胖老者身前説道。

“恩,却是田字无疑。二位xiǎo哥能够回答我的问题到现在,实属不宜。这最后一题我也觉得以二位xiǎo哥的才华定能答对……好了,不多説了。我这最后一个题为:古月照水水长流,水伴古月度春秋。留得水光昭古月,碧波深处好泛舟!”这老者絮叨几句,又自顾自的吟起了诗文……

“这灯谜却也是有diǎn难度啊,易玄。你説是不是?”这时吴大少低声説道。

“嗯,此灯谜确实难了些,这老先生也并为和我们説这是字谜,还是物谜。确实不是太好猜……”易玄低头深思道。

“会是什么呢?”就连队诗词不感兴趣的雪儿,现在都右手支脸,沉浸在冥想中……

安康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晋城整形美容费用
上饶治疗盆腔炎费用
安康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晋城整形美容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