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蓝鲸纪元 第九十四章 红堡王子

发布时间:2019-09-13 19:16:57 编辑:笔名

蓝鲸纪元 第九十四章 红堡王子

沙人交涉的语言在旷野大声呼喝,驼队很快缓缓重新启行,准备绕开血腥现场。

夏禅牵引着因为血腥有些不安的驼兽也准备跟上,突然听那战车主人一声大喝:“慢着——”

锵——

夏禅手中机簧松开,握住了空青剑剑柄,剑已半藏,小五行罡气周身勃发,气机响应下,数十支锡枪也齐刷刷瞄准了过来。

没有走远的沙人领队匍匐在地,不断双手合十,用沙人语言乞求着什么。

感受着身上形同针刺般的尖锐威胁感,夏禅有大杀一场的冲动,若在旷野被围剿就罢了,骑兵停下来,失去速度的包围圈他并不惧怕。

“沙鲁鲁,出阵!”战车主人沙巴克一声令下,一骑从后方排阵而出,这名同样高出普通人一头的骑士翻身下马,撕拉掉自己的外袍,露出了一身漆黑的贴身全覆板甲,头顶牛角盔,行走起来却轻巧无声,他手上持了一把黑脊银锋的斩马刀挥舞了两下,站到中间空地上。

“你若赢了他,就饶你一命。”战车主人放下锡枪,意态嚣张,“若输了,就做我的亲兵。”

驼队老领队知道无法更改沙巴克王子的主意,于是充满无奈和遗憾地对夏禅说:“年轻人,勇敢一战吧,你别无选择,殿下向来是遵守信诺的。”说罢便快步退了开去,免得遭了池鱼之殃。

夏禅轻巧下了驼兽,就像跟朋友碰头般,提着空青剑来到阵内,环顾人字形的枪骑士,还有兴致勃勃的沙巴克王子殿下,最后才落到只露一条细缝眼孔的重甲骑士。

“若他死了呢。”夏禅不经意对沙巴克王子喊道。

熟料夏禅的话,只得来一阵狂笑,连带枪骑士们也放肆大笑,似乎在讥笑夏禅的异想天开。

然而他们群嘲的对象夏禅依然秋风不动,似乎独立于世间,很快骑士们发现没什么意思,“沙鲁鲁。”沙巴克王子喉咙发痒,自觉尴尬咳了咳,举枪高喊:“干掉他——”

众骑士齐声举枪高喊:“沙鲁鲁——干掉他——”

远处的驼队沙人行商们纷纷捂住了脸,不忍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他们深知沙人王族称霸死亡沙海的奥秘,就是锡人提供的黑金武装,虽然只是最差的一种,但外来的年轻强者也经常折在这种拥有神奇力量的狂沙兵团上。

这个和和气气的年轻人族虽孤身闯荡,但看上去人畜无害,并不似有什么大本事的人。

浑身包裹在甲中的沙鲁鲁转动了一下脖子,猛一跺足,就像刮起一场风暴,让人难以想象披挂这么一身重甲竟然迅如闪电,他手中的斩马刀抡了一圈

,一道巨大的光轮横斩而出。

这家伙身上的气息明明不算多强,可这刀罡竟然足有数丈,把空气都撕裂了,那股锋锐气息就算夏禅都想避其锋芒,他心头念转小禹仙步转出,身形骤然化作闪电流光,一个之字形就避过了沙鲁鲁的一刀。

回身间,他的空青剑也出鞘了,一道剑罡脱剑而出,一分为九,天地间骤然被九道纵横交错纵贯细线切割开来。

弹身落地前,夏禅惊愕发现对手在他这招简化版北斗七星剑罡前竟完全不设防,九声几乎不分先后的剑罡从骑士身前身后不同方位角度斩上去如中败革,声音沉闷滑腻。

沙鲁鲁空出一手猛捶自己胸甲铿铿作响表示自己安然无恙,哈哈大笑,远处枪骑士也齐整整发出叫嚣呼喝。

夏禅仔细看了这副甲,简洁大气,关节行动起来也完全无碍,异常灵活,他的简化大招竟然只留下微弱的白印,而且很快就消失了,防御也不可思议,相比之下联盟军队的防护符文甲差太多了。

乌龟壳子是吧,幸亏前两天没事把某个小神通升级了。

众目睽睽之下,夏禅收剑回鞘,众骑士以为他要认输,纷纷聒噪起来,没有见血,他们很不满。

一声震天怒吼起,宛如平地一焦雷。

飞沙走石不能形容这个吼的威力,提着斩马刀的沙鲁鲁看似沉稳的身形摇摇晃晃全靠刀身支着才没有滑倒。

飞虎真吼以往并不得夏禅重视,这一次本着多一把‘武器’将这门小神通全功,没想到威力比预期要强。

他在众多枪骑士有些头昏脑涨的惊恐注视下,悠哉悠哉来到沙鲁鲁跟前轻轻伸出一根手指。

咣当!

夏禅屈指一弹。

方才威风八面的骑士直瞪瞪倒下了。

包括驼队沙人行商在内,所有观战的人都似被无形的手掐住了脖子,这什么情况,黑金武装不是同级不可破防,越级也能打的神奇武装么?

若非周围那么多杆锡枪包围着,夏禅很想把这家伙的铠甲解除掉研究里面的文章,他怀疑这东西就是锡人的黑金武装,跟行动指南里的描述太像了。

他轻踹了脚下家伙一脚,望向战车,摇摇手指,意即,他不行。

战车主人沙巴克双手抓在车辇扶手上,看不出表情变化,倒是他身边的老头儿神情变得紧张起来,似乎感觉到气场不对,众枪骑士纷纷举枪。

“放下——让他走。”沙巴克王子万般不愿地道,一诺千金,是沙巴克家族统治红堡的根基。

夏禅吹了个口哨,扛着长剑,在无数复杂的目光中牵回了驼兽扬长而去。

沙巴克王子望着那个身影,脸色阴沉得快滴出水来,直到旁边的老者附耳上去不知道说了两句什么,他脸色才好了几分。

随着驼队缓缓驰动,旷野又是一声震天枪响。

数十名枪骑士围着战车来如风,去也如风,只留下一地血腥狼藉,那名只剩下残躯的龙裔剩下的身子也被最后一枪打成了泥,完全找不到一点形存了。

那枚疑似冲突起因的令牌也不见了。

不要多久,闻着气味的狼群和食腐秃鹫就会将这里清理的一干二净。

那名死去的龙裔将被天地抹去最后的存在痕迹。

夏禅锐利的眼神遥遥望见了那伙人撤走前有一名骑士下马从尸泥中捡走那件令牌,然后引发了小范围的欢呼。

方才那场失败的决斗,让他们最终收获成色掉了不少。

可以担当夏禅千里眼和顺风耳的小海提到了那么黑色令牌具体形制特征,上面有血色符文,按沙人的话,那应该就是那什么血色征令。

龙裔,血色征令?

夏禅带着一肚子疑问进了城,进城后,他就在驼队领队的欲言又止和不安中跟驼队分开了。

红堡一座充斥着独特沙洲风情的城市,各色大荒种族商旅驼队和冒险战士行走其中,随处可见贩卖交易,带着浓重口音的人族语言是通用语。

作为一个人族,夏禅稍微遮掩了一下身形在这里并不引人瞩目,事实上这里也有不少来历不明的人族在活动。

兜兜转转,时不时就有异族凑上来询问有没有那东西出手,夏禅百般纳闷,甩脱那些口沫横飞的掮客,在拐进一条小巷口准备找个旅店休整一番的时候,忽然一家小店里一个正在使用凤凰灵地口音招揽生意的人族身影让他惊住了。

这个人族壮汉正强行佝偻着身子盘坐在地毯上一边用小刀炮制手上的木艺品,一边滔滔不绝跟沙人介绍他手上的木工作品。

“这是我家族祖传十多代的手艺,独特的前古人族风情,在红堡绝对是独一家,五锡金一个……”男子突然察觉到有人挡住了光线,然后注意到了店门前修长身影。

这个人族男子呆了片刻,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快走,今天不做生意了,收工收工!”他突然发疯一样丢掉手上家什,挥手轰走闲客后冲了出来。

“你怎会在这儿?”、“我儿子怎样了?”

被小心翼翼请进贩卖杂货的小店,夏禅有些哭笑不得被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连珠炮般激动地追问不休。

这个人就是小石虎的父亲,那个在凤凰灵地被空骑士追击缉捕的龙裔,后来依然被抓获投入‘感染者’隔离营的男人。

这个叫石勇的男人在两个月前就被神秘组织用空艇连同大批‘感染者’耗时半月旅程后被投送到了红堡,并且发放给了他们为数不少的一种奇物令牌,那个神秘组织告诉他们,一年内,如果他们能保住令牌不失,或者成功闯过血色迷锁进入龙岩谷地活下来,他们都将被带走,加入一个伟大的人族组织,日后也有机会返回故乡,这是一场对他们命运的试炼。

这种奇物令牌很快被红堡的异族发现,立刻爆发了血腥争夺,大部分龙裔在早期冲突混战中被杀死,令牌被夺走,只有小部分人结伴抵抗东躲西藏才勉强保住了令牌,剩下这部分持有令牌的人大多知道令牌的巨大价值,干脆通过交易给了异族,换取在这座城池生存下去的物资和产业,还有极小一部分据说高度觉醒的强大龙裔持着血色征令准备一闯血色迷锁,一去界碑地便不知所踪。

石勇算是龙裔中一个幸运儿,也是倒霉蛋,当初跟他共同保护令牌的几名龙裔都先后在异族明争暗夺的厮杀中亡故。

他最终跟用令牌跟红堡王族换来了一座沙人经营的小店和沙巴克王子的庇护。

说到庇护的时候,他拉开帽兜露出一只有齐整特异缺口的耳朵,说这是红堡沙人王族从属的标记,当地人只要看到这个,就不会找他麻烦。

20天新生儿感冒症状
小儿厌食中药治疗
动脉硬化病严重吗
婴幼儿咳嗽怎么办